国际通讯

尼共(革命毛派)批判修正主义(三)

严重的倒退:尼共(毛主义中心)解散

并与尼共(联合马列)合并(三)

(2018年5月21日)

尼泊尔共产党(革命毛派)中央委员会主席

莫汉•拜德亚(基兰)


按语:本文作者是于二〇一二年建立了尼泊尔共产党(革命毛派)的莫汉•拜德亚,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基兰,现任该党的中央委员会主席。在一九九六年至二〇〇六年的旨在推翻尼泊尔反动当局的内战中,基兰作为尼泊尔毛派的主要领袖之一,坚持推行马列毛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路线。

二〇〇六年内战结束后,原尼泊尔毛派领袖普拉昌达逐渐走上了出卖人民战争果实的背叛道路,放弃继续革命和人民民主专政,推行资产阶级议会制,最终向国际帝国主义、印度扩张主义和C国修正主义屈膝投降,而曾经团结尼泊尔人民赢得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也跟着沦为尼泊尔买办资产阶级统治人民的工具。

面对危机局面与党的堕落,基兰带领党内不满修正主义路线的革命毛派分裂了出来,在二〇一二年正式组织成立尼泊尔共产党(革命毛派),殊死捍卫尼泊尔革命的理论与实践的成果。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普拉昌达领导的尼共(毛主义中心)终于走上了抛弃马列毛主义的最后一步,他们宣布解散“毛主义中心”,并与在内战中沾满毛派战士鲜血的臭名昭彰的尼共(联合马列)“合并”组成奉行资产阶级虚伪“民主”的冒牌的“尼泊尔共产党”,还在党纲中删除了以毛主义为指导思想和有关阶级斗争的段落。基兰遂代表尼泊尔共产党(革命毛派)起草了《严重的倒退》这一长文,以全面批判“毛主义中心”赤裸裸的叛卖行为和尼泊尔革命的罪人普拉昌达鼓吹的“普拉昌达道路”。印度共产党(毛主义)称该“道路”为“赫鲁晓夫式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修正主义翻版。

此为继昨日所发的《严重的倒退》第二部分后的最终部分。


(斗争社译)

第五,阶级投降主义。摒弃阶级斗争阶级专政的原则而去空谈纯粹的“民主”或者讲所有阶级的“民主”,这是向腐朽阶级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全面投降,这就是阶级投降主义。现在,“联合马列”和腐化后的“毛主义中心”,以及二者合并成的那个党,都已经走上了阶级投降的道路。二者抛弃了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则,接受了阶级合作腐朽阶级专政。这种阶级投降主义,背叛无产阶级和被压迫阶级解放事业的丑恶典型。

第六,和平过渡的理论。马克思主义认为暴力革命理论才是普遍适用的。寻求和平过渡和放弃暴力革命理论而选择议会选举斗争的理论,是右倾修正主义的。现在,“联合马列”和腐化后的“毛主义中心”,以及二者合并成的那个党,也已经在道路上选择了右倾修正主义

第七,米勒兰主义思想。米勒兰主义是指参与反动政权的核心运作,也被称为“入阁主义”。米勒兰是法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机会主义领袖,于1899年参与了资产阶级反动政府,谋害巴黎公社的刽子手合作。“联合马列”长久以来都是走在米勒兰主义的道路上的,现在“毛主义中心”也走上了同一条道路,他们都成了米勒兰主义者,这也正是他们合并的基础。

第八,对社会主义的混淆。“联合马列”“毛主义中心”声称他们拥护社会主义,这在人民中产生巨大的思想混乱。在当今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一个放弃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而效力于制度化的议会共和政体的政党,真的能拥护科学社会主义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他们绝对不会拥护科学社会主义。十月革命之后,斯大林谈到了关于资产阶级民主与苏维埃民主的问题:“通过对两次俄国革命的经验研究,列宁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得出结论:无产阶级专政的最佳政治形式不是议会民主共和国,而是苏维埃共和国。”(《苏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第三百五十六面)斯大林的论断非常重要。

第九,对左翼和共产主义者的混淆。“联合马列”和“毛主义中心”过去通过制造自己是左派、共产主义者的假象来迷惑大众。而实际上,他们合并后的党既不是左翼,也不是共产主义者,也不拥护共产主义,当然合并之前的他们也都不是。合并后的政党给自己贴上左翼、共产主义者的标签并以此面目示人,是为了欺骗人民。

第十,为帝国主义和扩张主义代言。合并前,“联合马列”“毛主义中心”成为了亲帝国主义和亲扩张主义的力量,他们合并后的政党也建立在这一遗产之上。尼共(联合马列)的前身尼共(马列)在其晚期曾经认为苏联帝国主义是社会主义国家,称印度为霸权主义,而不是扩张主义。自“联合马列”成立,他们则不遗余力的支持反民族的《马哈卡里条约》。同样地,在会议的政治报告中,尼共(毛主义中心)的前身尼共(毛主义)中的机会主义者曾经说,列宁毛泽东的帝国主义的概念已经落后了。在人民战争的后期,他们与印度扩张主义彻底勾结,破坏尼泊尔的民族独立和尼泊尔人民的革命。这一过程中,“联合马列”和一部分尼共(毛主义)党员将上卡纳利以及阿伦三号的水电项目交给了印度;尼泊尔与印度签署了《双边投资保护与促进协定》;帕卡马尔•达哈尔在二〇一六年九月访问印度的过程中,用一份二十五条的反民族协议承认了此前达成的全部条约。尽管首相奥利(译者注:即“联合马列”主席。)在被封锁的时期被认为是国家独立的积极力量,但是在上次选举后他对印度更多的是屈服。很清楚的是,根据莫迪访问尼泊尔和奥利访问印度时签署的联合公报,奥利将会接受所有的旧条约和协定。尽管“联合马列”“毛主义中心”曾经自称左翼、共产主义者,但是他们还是顺从了帝国主义的私有化和新自由主义。现在他们合并后的政党也是这个思想,帝国主义、扩张主义和国家投降主义代理人真面目已经越加清晰了。

总之,可以从“联合马列”、“毛主义中心”以及他们合并后的政党的上述理念和特点中得出结论,即合并后的执政党除了右倾修正主义以外什么也不剩了,而且已经成了反动派。这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重大不幸。

右倾修正主义分子指责“教条主义”,大谈所谓对马克思主义的“扬弃”。在此我们必须正确认识教条主义和修正主义。教条主义,打着保卫理论的旗号,却忽视了革命过程中的实践经验。而修正主义则是把理论扔到一边,只根据经验去谈创新。在尼泊尔共产主义的历史上,“联合马列”的修正主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毛主义中心”也正在成为修正主义,他们合并后的政党更是以修正主义为基础的。马克思主义强调理论和实践的辩证关系,既反对教条主义,也反对修正主义。

针对教条主义修正主义,毛泽东认为:“从形而上学的角度来看待马克思主义,就会把它变成僵化的东西,变成教条主义。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否定其普遍真理的,就是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修正主义者否认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之间的区别。他们提倡的其实不是社会主义路线,而是资本主义路线。在目前的情况下,修正主义比教条主义更有害。”(《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四百三十四至-四百三十五面)

毛泽东的这些论述在当前情况下值得深思。“联合马列”和“毛主义中心”组建的右倾机会主义政党所谓的“社会主义路线”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路线,帝国主义路线,与社会主义无关。事实上,他们是以反对教条主义的名义,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抨击马克思主义。“毛主义中心”“联合马列”合并的时候,也就是前者解散并入后者的时候,“联合马列”“毛主义中心”的两位主席称两党的合并不是简单的糅合而是有机的结合。我们应当认识到不论其是什么简单的糅合还是什么有机的结合,实质上都是“毛主义中心”“联合马列”同化。原“毛主义中心”主席普拉昌达在演讲中说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是新时代的一次质的飞跃。恰恰相反,这是开向旧时代的“倒车”,是一次倒退的飞跃。

最后,我们必须强调的是,在当前革命遭受严重挫折、右倾修正主义走向彻底反动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定地向着新民主主义革命、向着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大团结前进。我们的目标是通过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一切反动行径和修正主义终将失败,革命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终将胜利!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国际马列毛通讯

坪山维权工友和声援群众30余人已被关入龙岗看守所,警方声称将以寻衅滋事罪起诉!

在危急关头,需要我们的工人、同志和他们在一起!共同打退资产阶级的嚣张气焰!

我们年轻的工人代表梦雨已经去到坪山区声援佳士工友,
愿意前往坪山的热心人士请与梦雨联系18816788751/13378452250
微信号(MY个人微信号二维码)

 

 

同志们!请赶往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和佳士先进工人一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佳士工友声援团代表吴敬堂、古正华、范景刚、张耀祖、时迈携声援团1200余位同志(截至2018年7月29日),号召广大热心人士支持佳士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
请速速赶赴深圳坪山燕子岭!与先进工人一起为正义事业奋斗!!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说点什么吧